欢迎来到工程材料网!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手机版

行业  传媒  广告  设备 

热门关键词: 矿山设备 矿山设备 矿山  

 

新闻资讯 热点透视 资讯头条  设备供应 供应信息 求购信息  二手租赁 租赁行情 二手百科 会员中心 明星企业 企业动态

会展会议 展会关注 市场调研  品牌导航 装饰材料 建筑材料  招商合作 代理信息 招标信息 人才招聘 名企招聘 毛遂自荐

首页 > 人物对话> 资讯详情

对话地产界之谢强:房子建好就能卖的时代一去不复返_网易房产

时间:2018-04-11 来源: 人气:0
1957年11月生于陕西西安,曾从事新闻与文字编辑工作多年,出任过多家报刊的副总编辑、总编辑等要职,1994年弃文从商,进入房地产行业,现富力地产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天津富力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初读谢强带有自传性质的《一个文人的地产江湖》,印象中他的办公桌上应该是一壶茶、一支笔,出门应该是一辆半旧奥迪,奔波在即将入市的各地块之间。辞文从商,却舍不去文人情怀。
初见谢强,在天津富力的办公室内,桌上确实有一壶茶、一筒笔,他面前堆满各种文件,背后墙上挂满他写的毛笔字。标准的陕西汉子,人却很随和。
十几年前,谢强牵手朱孟依,加盟珠江地产,成为南派房企珠江合生"北伐"的先锋大将;十年前,谢强转投同为"华南五虎"之一的富力地产,同样肩扛了"北伐"重任,帮助富力成功地在"东三环下了一个蛋"。
在"拿地高手"、"儒商"之外,谢强更应该是南方企业"北伐"的标志性人物。
岁月渐老,江湖也不再是那个江湖,珠江、富力都在北方站稳了脚跟,土地市场也不再有那么多故事让谢强去讲。
翻开历史,成名的"地产大佬"多有去过海南闯荡的经历,但"海南五兄弟中"唯独谢强始终坚守着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他曾说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忽然觉得,喜欢热闹的人应该去跟着任志强、潘石屹嗨,喜欢琢磨的人应该跟谢强多坐坐。
往往对一个私营企业来说,老板文化就是这个企业的文化。这个很重要,而且根植很深,烙印很深,但是富力不一样。富力是双老板制,李思廉和张力,其实两个人互相制约,互相牵制,有很多东西不是一个人决定的。
房地产走到今天,做地产决不能走回头路,如果还像过去卖房子像卖白菜一样,那就完蛋了。所以现在对每一个公司其实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验。
像富力这样的大企业还得在满天大雪里头挤出一条路才能往前走。但是好就好在每一个地产企业都有它不同的管理模式和不同的应变能力。
现在的房地产形势和十几年前比,已经是今非昔比了。现在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本质的变化。过去搞房地产一个是可以协议出让,另一个就是可以以较少的资金来搏。但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意识到房地产是一个很大的金矿,否则早就不可遏制了。
网易地产:现在房地产融资成本很高,富力是否会采取更多的融资方式?
谢强:房地产企业现在很难从银行拿到贷款,它所用的钱都很贵。我津南新城用的钱都是9.8%的年息,今年若要用利息可能还要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给银行打工了。我们就没法儿和像保利、中海这些企业去比,这是国家政策上的不平等。
网易地产:富力会考虑在北京或者天津继续去拿地吗?
谢强:我们基本上是四个字"谨慎拿地"。谨慎,但是我们还是要拿地的,尤其对北京和天津这两个重镇我们还是非常在意的,有性价比好的土地,我们还是要拿的。
网易地产:富力天津项目的目标客户是哪些?
谢强:京津新城是属于第三居所,星耀五洲是第二居所,或者是第一居所。我选择的地都是第一居所的地,我不选择第二居所和第三居所的地,那是小众人群的,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没有把握的。
【谢强】富力地产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天津富力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1957年11月生于陕西西安,曾从事新闻与文字编辑工作多年,出任过多家报刊的副总编辑、总编辑等要职。有《鹿饮泉》、《太阳河》、《远方的眼睛》、《远行者的心绪》、《大路朝天》等多本专著见世。1994年弃文从商,进入房地产行业。1999年组建北京珠江地产,使北京珠江地产横空出世,先后拿下5500亩土地。与合生联手推出了珠江骏景、珠江帝景、珠江绿洲、珠江罗马嘉园和珠江国际城五大项目,总规模达370万平方米,其中珠江骏景家园,作为珠江地产的开山力作,已成为北京家喻户晓的知名社区。可以说,珠江地产能够成为京城前五名的品牌开发企业,与谢强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现为富力地产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天津富力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房地产过去是金矿现在是漫天大雪挤出路网易地产:您也在书中提到,南方企业对“北伐”有特殊的感情,富力可以说是南方企业到北方之后发展持续性最好的一个公司,所以想请您主要谈谈现在的市场,还有富力在天津的津门湖,还有津南新城这样一个大型项目具体操作层面的东西。另外还请谈一下津南新城拿地背后的一些故事,因为2010年富力是以总价地王的姿态拿的地,我觉得您在书里面写的珠江骏景拿地的故事都非常精采。谢强:现在的房地产形势和过去十几年前比,已经是今非昔比了。现在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本质的变化。过去搞房地产一个是可以协议出让,一个就是可以以较少的资金来搏。但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意识到房地产是一个很大的金矿,否则早就不可遏制了。时代的车轮滚到现在,滚到今天的时候,它又是一番景象,尤其最近几年。今年是比较难的。难的原因在于国家的调控的组合拳,使房地产最近两年来一直是萎靡不振,不能很好的去发展,小的公司的话,就基本上都是倒下去了。网易地产:对,还有卖项目的。谢强:卖项目的,卖土地的,有的资金链已经断了。像富力的大企业还得在满天大雪里头挤出一条路才能往前走。但是好就好在每一个地产企业都有它不同的管理模式和不同的应变能力。作为富力这个企业来说,它一直是注意管理,注意成本,注意战略,而且是注重科学化管理,尤其对危机的应变它的敏感度比较强。谢强:去年我们公司基本上没有拿地,把这个土地的储备保存在原来的基础之上,不要变化。其次是对银行的钱尽量的少用或者不用,不用这个杠杆。我们采用一种零杠杆的心态去应付这场危机,所以从去年我们的整个的年报还是不错的,协议的合同销售约300亿,最后是274亿。谢强:而且我们的利润是48.3亿,这是税后利润,纯利润,比过去增长了8.5%,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我们的负债率下降得很多。过去我们的负债率最高的时候,金融危机的时候170%多。前年我们的负债率大概是120%多,通过我们去年一年的理性的应对市场,我们的负债率现在是86%,一个好的企业就是一个好的现金流和一个合理的负债率,我认为这个负债率在房地产企业里算是已经是很好了。网易地产:比75%这个平均水平稍微偏高一点。谢强:稍微偏高一点,但是也不要紧,因为对我们房地产企业来说,负债率高说明它利用杠杆的水平强大。比较安全的是在60%—80%之间,这样的负债率水平可以充分达到你的利润最大化,而且可以避险。我觉得我们通过去年一年的努力,基本上达到了这个目的和这个目标。去年富力的排名,从销售各方面看,大概第13、14位,但是今年的一季度迎来了开门红,完成了58亿的销售,目前的排名已经跃到前十了。我们今年的整个的销售目标是320亿,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现在虽然完成了全年的百分之十八,但是这个不要紧,现在慢慢的销售比原来都要好了。一月份差一点,二月份好一点。网易地产:刚刚过去的三月份市场成交回暖很快。谢强:三月份回暖,四月份到现在我们卖得也不错。我觉得可能要到九、十月份可能就是个增长的最快的点。对我们整个集团来说,目前的销售成绩还是比较好的,这得益于我刚才讲的很多避险的方法。!房子砌起来就能卖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网易地产:房地产市场是区域性很明显的一个行业。我今天下高铁的时候看到,在通道入口,一进去就看到富力津门湖的广告,再往前走又再看到保利的,金融街的,还有和记黄埔的,可以看出现在的天津市场已经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了。谢强:对。网易地产:现在和刚进入天津开发富力城的时候,甚至是2007年拿到津门湖的项目相比,改变已经很大了。富力进入北方市场,今年已经是第十年了。您从一个参与者的角度来说,您感觉现在市场的行情跟之前相比,最重要、最大的改变是哪些?谢强:房地产商都必须从过去的那种很高的利润回归到一种合理利润,而且房地产的这种产品也趋向于从粗放式的到精细化发展。这个时候就是要看你的产品,你的产品才能见功力。第一是路段,第二是产品,这个是肯定的。如果说没有好的产品的话,你很难胜出。过去那种粗制滥造,把房子砌起来就能卖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网易地产:野蛮成长式的时代过去了?谢强:说到底还是性价比的问题,但这个也比较难做到。作为一个企业第一就是要抓好成本,这里面有一个概念,就是低成本不等于低价格,要把成本做好。这种成本并不是说让你利用最便宜的石材,最便宜的装修,用最便宜的技工,然后做最便宜的房。这是错的。还是要用好的石材、好的材料,好的技工,还要做好的房子。这就要求从管理上,从工艺流程上降低成本。当然也有时候从最初的土地价格上来要成本。成本对每个企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房子,质量做得不好,你位置再好,可能也卖不上价格。但是你位置好了,你可以卖出去,但是卖的价格也不好,如果说你房子很好,地点也很好,你就会卖得好;如果说你的地理位置比较远,但是你房子特别好,也能打动人,所以我觉得产品是第一性的,没有产品一切都是空谈。尤其房地产走到今天,做地产决不能走回头路,如果还像过去卖房子像卖白菜一样,那就完蛋了。所以现在对每一个公司其实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验。说实在话,天津这个市场,它的市场的占有率和容量就这么大,但是来的人又很多,这就需要你在这里杀出一条血路。我们公司基本上在前几年都是天津市第一名,无论是量上,还是其他方面。去年万科是第一,我们是第二。但是从利润率上来说,我们比他高。万科的利润率基本上在12%—15%之间,我们肯定比它要高,这是管理的问题,也是我们整个的企业形态不一样所决定的。万科是建立一种核心团队,什么都包给人家,然后定个指标,很多成本他控制不住。我们是占领全部产业链,自己的设计院,自己施工,然后有一些石材自己供,甚至有一些厨卫也是我自己做的。这样的话,我们在每一个节口上都可以把控好,包括我们的交楼时间,都可以用自己的队伍去控制好。当然,另一方面在管理上带来很多很大的难度,但是对整个富力的产品,对整个公司的成长是有好处的。网易地产:可控性比较强?谢强:对,另外我的模板别人也很难克隆,所以富力就有它自己的独到之处。往往对一个私营企业来说,老板文化就是这个企业的文化。这个很重要,而且根植很深,烙印很深,但是富力不一样。富力是双老板制,李思廉和张力,其实两个人互相制约,互相牵制,有很多东西不是一个人决定的。所以就决定了它虽然是私营企业,但是它又必须什么事情都要公开透明地去做,保证了这个企业按自己的一种独特的步伐去前行。网易地产:这种文化是您中途离开之后又回去的一个主要原因吗?谢强:我中途离开一段时间,当然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我在书上也都写了。实际上,我认为富力在很多地方是高于珠江和合生这样的企业的。一个私人企业,老板的意志在这个企业里是非常强的。但是作为富力这边来说,不管你两个老板在个体上如何,在工作上,在运作公司上必须要达到一种平衡和和谐,这给企业带来了很多的好处。南方人有自己的生活北方人羡慕别人的生活网易地产:富力2011年年报的数字,广州去年的协议销售额增长了16.17亿,但是北京下降了17%,天津也是下降的。综合看,广州的增长没能弥补北京和天津这两个市场的销售额下降的幅度,除了北方市场受到限购的影响可能要大一些,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谢强:很重要的就是市场化的程度和人们的观念,对置业和购房的观念有根本上的不同。比方说在北方市场,你要买公寓,买40年产权、50年产权,北方的人就不会买,抗性很大,但是要在广州就不存在,广州人认为,无论你40年也好,50年也好,根据《物权法》这都是我的,我无所谓,它市场化的程度非常高。还有一点北方人只认纯粹的住宅,对住宅的这种要求和渴望比较强,对南方人来说,他不一定,他要求的公寓将来他也可以办个公司或者干点什么。比方说我们在广州的珠江新城项目里面,我们有十四到十五个子项目,有的项目其实就是一栋楼、两栋楼,也没有绿化,也没有什么,但他愿意买,作为公寓,作为他办公,就像SOHO那种概念。但是在北方这儿就不行,北方住所就是住所。你为什么要在我跟前办公呢?但是南方人的这种市场意识非常强大,他认为我这是一举两得的事儿,我为什么不这样做?观念不一样。北方的城市,还是比较固步自封,有点保守,还有点自大。南方城市你可以说它是个欲望之都,但它也可以叫做开放之都。为什么呢?每一个人在广州或者深圳这种城市生活,他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乐趣和自己的位置。他全家有一个小的商店,甚至可以养三代人,他很安居乐业,安于现状,北方人不这样,好高骛远,是不是?我说实在话,南方的城市,大老板过的是大老板的日子,公务员是公务员的日子,装空调的过的是装空调的日子,蜘蛛人过的是蜘蛛人的日子,他都很满足,下了班以后他都可以去喝个啤酒或者干点什么,他很高兴,北方人就不行。网易地产:北方人都是羡慕别人的生活?谢强:怀抱着自己的理想来,还总羡慕别人的生活。广东人他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你是你的活法,我是我的活法。天生的一只羊,都有自己的一片草。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去到广东的时候,那个时候广东人家家里装着空调,房子也很大,有电话。北方这个地方,谁家装了空调,你是公务员,他举报你,看你这是不是受贿来的?就是有很多事情的观念是截然不同的,造就了这种心理感觉,包括购房,包括生活方式和对城市的融入度,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在广东,有一些公寓产品,有一些商业产品,有一些年限比较短的40年的产品,它照样可以卖出去,在这儿不行。我们所在的富力中心,多好的地段,价格很便宜,两万元都卖不出去,为什么?一问说年限40年,不行,我要70年的。其实40年和70年有区别吗?没区别,房子是你的,补交个土地出让金就好了,很简单,但是他就转不过来这个弯。在南方,他可以今天租这个房子,明天到城南再租个房子,这种迁徙他认为都正常,北方人不行。北方人就这种东西我必须攫为己有,这是我的,所以这种观念性,使人们在购买房子上有很大很大的差异。网易地产:其实您也是北方人,但是我觉得看您的书也好,听您讲话也好,觉得南方那种比较开放的生活好象是您比较向往的?谢强:不是向往,我也是从那个很古老的黄土地,通过一片高粱地,才到了蔚蓝的大海,从那儿又回来了,因为我见的比较多,对这些东西的体验也比较深。实际上就是,有个心路的历程,不过走到今天,人也这么大岁数,什么东西也都看透了,知道他们问题是在哪儿,仔细分析,我认为就是这些原因。!盖了房子卖给谁网易地产:像您在2000年前后的时候,刚进入北京,操作北京珠江骏景项目的时候,您就提出了“我的房子要卖给谁”的思想,指向了一个很具体的人群,就是当时的城市白领,中间阶层。谢强:对。网易地产:但直到现在,很多企业才从公司战略定位上,或者是公具体的战术操作上来植入这样的角度,比如说万科主要做刚需产品,合生向高端住宅方向发展,市场出现更多的细分。但是现在的市场和2000前后相比,又有了很大改变,您刚才也提到,北方的文化和对住宅的理解也有不同的特点,那么富力在天津市场有没有针对这些情况,在项目操作中做一些具体的东西?谢强:珠江骏景那个时候的话,实际上是房地产发展还是雏形的时候,也是咱们觉得改革开放走入到一个阶段性的时候,那个时候实际上中国的白领在逐步形成,从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1978年开始,多少年来,其实国家的脚步一直在迈得很大,一直在往前走,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国度都是要走过这么一个阶段,只有这个国家的稳定,将来的发展,一定会发展成一个枣核形的社会,就是中间很大、两头儿小,中国也是如此。那个时候,大家都开始往中间位置积累,一些白领就产生了。尤其在大城市里面,这种情况就更为明显,而且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必须是大城市带动小城市。当时国家提出的战略也是要发展城市化,发展信息化、发展工业化,在这种情况下必然要产生出一大批的白领。那我这个房子卖给谁?你要卖给富豪?不行,卖给普通百姓呢?当时人们的工资都比较低,所以我认为只有这些白领,有梦想、追求生活卓越的人,是适合住在这里的,所以就提出这样的口号——“寻找城市中间人群”。后来在很多学校里面都把它作为教材。当时我这个观点发表了以后,北京正在开“两会”,“两会”的一些委员、代表都提出这个问题,说我的有些东西有点超前了。其实我想得很多,我是一个比较喜欢琢磨事儿的人,喜欢研究一些问题的人。《北京青年报》的编辑也喜欢研究事儿,我们俩是一拍即合,他说你的一些观点很新,我们在一次聊天中他说你能写一下吗?我就把我的一些想法,一些东西,什么是城市中间人群,也就是说什么是城市白领,告诉大家。寻找城市中间人群,寻找新北京人。然后就非常轰动。还有很多社会学者都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其实这个问题如果再深入要讨论一下的话,我觉得会非常精采的。我当时实际上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这个项目的房子卖给谁。但是它所带来的这个效应是出乎我的意料。从走过来的这十几年来看,当时提出这个观点,完全是预言到今天的北京,充斥着新北京人和诸多白领的城市,现实确实也是如此。网易地产:也成为一个社会学现象。谢强:因为本身我不是个社会学者,也不是研究社会学的,但是就在我做生意的过程中,凭借我自己对这个社会的思辨,提出了这个口号,我觉得挺有意思。后来,从珠江地产来到富力以后,在北京富力城项目推广上提出“东三环下了个蛋”的广告词。当然,修彩蛋是张力的创意,但是要把它推广出去怎么推广?是我来推的,“东三环下了个蛋”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就会去寻找它,给大家很多的悬念,我觉得广告,既广而告之,又要给大家很多很新鲜的东西,引起人们的好奇心。所以我觉得对富力城的推广也是非常精采的。到了天津的时候,卖房子发生了质的变化。现在我们卖房子当然就不需要那样了,从我最初的珠江骏景卖房子,那时候是群雄逐鹿的时代,楼盘很多,烽火遍野,那个时候你要去卖房子,没有自己的新鲜玩意儿是不行的。后来我为什么创办了富力新论坛?就是因为房子很难卖,要做很多活动,触动大家的兴趣,最后让大家去买房。但是到后来,房地产很火的时候,销售员就在自己家的售楼处站柜台都能卖房了,也不用什么推广,什么样的房子都能卖出去。谢强:但是现在又不一样,现在好象这个历史都是否定之否定,在这种情况下现在又要注重推广,思考怎么样把房子卖出去。产品第一性是关键,但是还要注重推广、策划,要让别人了解和认识你。!土地改拍卖让津南新城多花了十几亿网易地产:富力在做津门湖推广的时候,把2000亩的水面拿出来作为一个卖点,但也有很多人对津南新城比较感兴趣,因为2010年,也调控刚刚开始,富力70.5亿拿了一个总价地王,引发的关注度很高,在津南新城的策划上有没有引入一些,如这个房子卖给谁这样的思考,融入项目的具体操作?谢强:其实,我们看好津南新城这块地已经有两年了,在它挂牌的一年多之前,我们就和政府,和一级整理公司都有过很深的接触。后来我们要拿这块地也是基于看好这块地区域。津南新城刚好是滨海新区和老城之间的正中间的位置,还是海河古道,北方是缺水的城市,又有这么大一片土地,出让的有将近2000亩地,还有一些公园配套,一共3270亩地,从容积率等各个方面我们都觉得挺好的。从天津老城到滨海新区必然要路过津南新城所在地,地理位置很好。将来津南新城的人流和人群,我们觉得都非常有潜力,因为它周边有一些变化,第一就是有一个大学城,是国家批准在那儿建的,天津教育资源很丰富,尤其对白领的教育,对蓝领的教育,现在培养技工的学校很少,天津恰恰在这方面有很大优势,有五所技术学院,。再加上南开大学、天津大学都要过去,总共有近十所院校在那儿,对我们有强大的吸引力。从规划上来说,天津市委市政府将来要搬到那儿,它可以辐射到周边。因为现在的天津市委就是原来的天津市人民大会堂的地方,是临时的,市政府原先在五大道的所在地,最早是开栾煤矿所有,要作为古文物保护,留下来。另外,离我们不远是大港,我们国家的化工工业的一个加工、出口的基地。他们那儿也有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会给我们带来强大的购买力,所以我们看重了这块地,最后以70.5亿拍下了下来。当然拍地也很激烈,保利、中铁等,这些大型企业都很猛,最后我们也是以很小的优势,多5000万的优势击败了他们,但是也不容易,是当年的地王。在国家调控政策已经下来的情况下去拿地,我们有自己的考虑,长远来说,公司还是把天津这个地方作为价值洼地。如果在天津不再拿一块大地的话,几年之后天津可能就把项目都做完了。所以从长期发展来看,我觉得这块地还是可以的。网易地产:我到现场去看过,购买者包括大学城的一些老师,还有一些改善性的需求比较多一点。谢强:嗯,现在实际上证明还是可以,我们已经开工了六、七十万平米,已经在卖的大概有二十几万平米,还可以。当然,还需要培育和培养。网易地产:这块地,富力也盯了一年多,这背后有没有一点故事性的东西呢?谢强:就是想有故事也没有故事,为什么呢?一上拍卖,谁也控制不了,就是价高者得。这不,五十几亿挂出的地,经过多轮竞争,多出快20亿啦!富力主要做第一居所网易地产:从2007年到现在,天津出现了非常多的地产大盘,市场竞争也非常激烈,引起关注比较多的,如京津新城、星耀五洲。富力也有两个项目,津门湖是157万平方,津南新城是300万平方。我发现富力跟别的项目有一点不一样,其他的大盘,以卖别墅为多,但是我看到津门湖和津南新城,都是先卖高层,先开发面向普通人群的住宅形态。这种开发方式是不是有一些很系统的考虑?谢强:每一个楼盘的选择,每一块土地的选择都是要经过精心计算的,最后这个卖给谁,市场在哪里。京津新城是属于第三居所,星耀五洲是第二居所,或者是第一居所。人最基本的,要先能生活,才能去旅游,所以我认为主要的还是要生活为先,所以我选择的地都是第一居所的地,我不选择第二居所和第三居所的地,那是小众人群的,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没有把握的。京津新城当时也是我和朱老板去买的地,我在珠江的时候买的,我不觉得它是个成功的案例,现在销售并不好。星耀五洲还不如京津新城,因为它没有那样的实力。我认为对房地产企业来说,这其实都是一种教训,非常深刻的教训。一个企业如果贪大,过高的、过于乐观的估计了市场,那你就要被市场这个铁拳粉碎。我觉得我们企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都给银行打工了”网易地产:现在很多人认为,在2010年调控开始之后,特别是2011年过去之后,房地产市场跟之前相比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您对此怎么看,富力会不会做出具体的调整方案,比如说针对北方市场怎么做?谢强:实际上在房地产市场里面,国家对房地产企业的银行支持一直都在控制,不是现在控制,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控制。最近几年来控制得更为严格。房地产企业现在很难从银行拿到贷款,它所用的钱都很贵。我津南新城去年用的钱都是9.8%的年息,今年若用利息可能还要高。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地产企业都给银行打工了。但是没有办法。国家现在银行的政策就是鼓励要给实体、实业放钱,另外银行还有一个政策是很不公平的,就是对私营企业放款,每一个信贷员是终身制,要追究你的责任的,这是咱们国家在金融政策上的不平等。网易地产:现在很多企业比较依赖信托等资本市场,富力有没有考虑更多使用房地产信托,或者私募基金,这样的一些形式?谢强:其实富力和其他地产企业一样,只要能算过成本的钱都在用。网易地产:但是它的成本也挺高。谢强:成本高,但是好在我们的利润和我们这些人都特别能战斗,可以卖来足够的钱去还上它并保有较好的利润率。银行资本都是逐利的,没有利益它不会干的。要不然的话,温州的这种地下的资本市场这么活跃?这个鄂尔多斯的市场,榆林的这种地下市场这么活跃?因为它确实有市场,有出路,它才这么活跃。网易地产:温州在准备做这方面的试点,接下来的形势你是怎么看的?谢强:这是属于金融方面的事情,和房地产没有关系。它只是讲的他们金融改革的问题,允许不允许这个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允许不允许民间资本可以入股银行。可能对国家的金融体系可能是有启示。国家对金融改革,也不会给房地产松绑的。梅江推新地富力还会考虑买网易地产:2011年,富力在广州拿了一块地,北方市场上在哈尔滨和大同拿了109万平方的地,在天津和北京都没有拿地,但是有人说,现在的地价已经非常低了,是拿地的好时机,富力会考虑在北京或者天津继续去拿地吗?特别是北京,现在的土地储备不是很充分。谢强:我们基本上是四个字“谨慎拿地”。网易地产:富力2011年的年报里面也是这样说。谢强:谨慎,但是我们还是要拿地的,尤其对北京和天津这两个重镇我们还是非常在意的,有性价比好的好的土地,我们还是要拿的。去年在大同和哈尔滨拿的地,我认为这两块地都很好。大同没有一个象样的房地产商进去,我们先进去,我们就是最大的,属于航空母舰级的,而且地也比较大,地块周边的产品我看了,我们绝对能把他们挤了。而且大同的房价并不低,均价六、七千块钱一平,根据我们的成本,我们卖五千我就可以赚钱,一点问题都没有。哈尔滨的地,就在松花江边儿,是最好的一块地,离哈尔滨香格里拉很近,从景观上,从各方面都是无敌的。这块可能给我们带来的问题主要是施工周期比较长,一年内有半年不能施工。不过,市场方面我认为没有问题。我们也经做过了调查,哈尔滨的房地产商也比较少,发展比较缓慢。我认为我们进去之后,可以独树一帜,将来会有很好的回报。网易地产:之前您一直被称为“拿地高手”,您觉得天津市场现在发展最好的,除了老城区以外,周围的区域您比较看好哪一片?谢强:我还是比较看好梅江湾,梅江这一片,也就是我们津门湖项目所在的这一块地方。网易地产:为什么?谢强:会展中心在那儿,它是夏季达沃斯的永久会场;这片区域湿地比较多,在河西还有一个汽车城正在建,另外现在的市委市政府就在那里,诸多因素,这个区域在将来和现在都是最好的,是最适合居住的。将来要买地的话,如果有梅江的地推出来,或者是城里面的地,价格合适的话,我们还是会再买的。
文章评论